hyde

大号被封了,水浒相关请找微博ID:鹤擒问之
音乐剧和水洗船,其他的也看。

甜蜜三人餐,你值得拥有

【卢燕】笼燕

卢俊义x燕青,现代背景,一个爸爸教育儿子的感人故事。

猜猜这次我会不会被vb和lof屏到死


燕青在学校后门巷子里捏着这学期收到的第五封情书。

几个狐朋狗友捏搡着他的肩膀,嘴里开着不干不净的玩笑,燕青点了根烟就了一口,看了看这封被其他人摸得脏兮兮的粉蓝信纸,凑在嘴边烟头点燃了这封写满青涩爱语的信。 

“燕青,你他妈别是不行吧?不找个妞儿玩玩啊?”

见他点了烟,其他几个人也掏了出来,后巷里仙雾缭绕,那封情书伴着火焰转了几个圈,一点点熄灭。 

“不要。” 

“哎哟,燕同学要考大学呢,好学生哪能谈恋爱啊是吧哈哈哈哈哈!” 

有几个是同市职校的小混混,为首的那个虽和燕青玩在一处,却瞧不起正经读书的,吐了圈烟在燕青脸上,戏笑道:

“弄两个妞儿,不耽误学习,何况这妞不是你们班那个什么要考电影学院的吗?要不你弄过来给哥几个爽?” 

燕青扭头看他,面无表情。 

他不接话,场面也冷了下来,几个同班尴尬地打哈哈暖场,职校那个见他这样,也压了火,一手摸上了燕青的脸,叼着烟道:

“要不,你陪老子?”

燕青还是看着他,忽然抬手,一拳揍得对面人愣了一下。

那人骂了声娘,呸了烟就要打,被旁边几个拦了下来。

“马哥,马哥,他打了倒是没事,只怕他爸找麻烦……”

燕青不再同他废话,碾灭了烟头,走出巷子去。

刚出巷子没走多远,寄情书那女孩居然还在街边小卖部里,她瞧见燕青立马跑来路边,红着脸结结巴巴地说,燕青……明天实验课……我……我和你一组好不好?

燕青瞧见她便想到刚刚那群人,想起那些污言秽语,于是不耐烦地点点头。

女孩的脸越烧越烫,明日从未那么值得期待,她已然听不见同伴的起哄声。


司机老李的车照常停在路口,燕青透过车窗和老李招了招手,老李却一反常态,没有回应他,只是飞了个眼神点点头。

“老李你今天——”燕青打开后座车门,才发现卢俊义坐在后面。

什么小混混、什么女孩情书都被莫大的惧怕淹没,凉意直到脚底。

他放学没有及时回来,抽了烟,并被看见和女孩子同行。

燕青佯装镇定坐在后座关上车门。车内一片寂静。

“老李,开车吧。今天回西郊。”

西郊的别墅离市区大约有40分钟路程,燕青额头上密密麻麻渗着汗,本以为10分钟的路程如今撑成了40分钟,要怎么面对坐在旁边的卢俊义。

“爸……”巷子里那副孤傲神情不见,他贴着车窗低头不敢直视卢俊义。

他不清楚自己身上的烟味有没有散尽,手悄悄按上按键摇下车窗。

“老李。”卢俊义摘了眼镜不看燕青,喊了声司机,锁了窗户。

燕青的手僵硬到忘记缩回来,胳膊被卢俊义扯过来,他痛得失声喊出来。

明天打篮球,这里肯定有块淤青。

燕青脑子里第一反应居然是这个,一闪而过,他自己都觉得离谱。

卢俊义凑近了他,揉上他微微湿的额发,闭上眼亲了他的眼角。

“什么杂牌子的烟。”不是问句,是鄙夷。

没办法了只能这样 

稍后片刻可以在凹三查询(感谢我朋友帮我传文)


真的想丝了,这是可以说的吗。

我生来就是被夹的,这是命中注定

【二五】隔岸菱歌渺

阮小二×阮小五,二哥第一视角,有car



这几日小七嚷着要摘菱角,我这才惊觉已经是菱角长成的时候。


梁山水泊八百里福地,北面起直到湖泊中心常在八月里长满菱角。

起初公明哥哥总吩咐我们水军的弟兄们想办法把菱根尽除了,免得影响船只出入,为头不乐意的便是铁牛兄弟和张顺兄弟,连平时话语不多的石秀兄弟也问能不能留些种着,后来我才知道石秀兄弟是江南金陵人,小时候也常摘菱角吃,这是想家了。


公明哥哥笑笑,说,罢罢罢,便留一路给弟兄们消暑解馋。


早晨刚练完兵,太阳正热起来,小七一人提着三个竹篮筐一路喊着“哥哥哥哥”地向我们奔来,刚站定了喘口气,小五在他脑门上弹了一个“栗子”,调笑着问,是不是那南山掌柜的想吃啊?


小七气愤地摸着脑门,哥哥们不愿意陪小七,小七一个人去便是!


我急忙扯住他笑道,五哥逗你呢,怎么都长大了还喜欢和五哥闹脾气。


“那就走吧!磨蹭什么!校场自有其他兄弟们练着!”


嘿,敢情是哭着脸诓我俩的,可真是和朱贵兄弟学了些心眼了。


日头晒起来,小五选了条有顶的乌篷船下水。我顺手折了朵岸边的开得正好的木芙蓉与他簪上,他一打我的手,说:

“二哥这手打渔提刀利索,却总要摸两下我的鬓边花。”


“嫌我簪得不好看呀。”


我握上他的手放在我身前,可他又是一巴掌过来:“二哥何时流里流气了,也不怕小七见了笑话。”


小七的心思哪在我们俩身上。


摸了摸被他打得有些痛的胳膊,偷偷看他,他勾了勾嘴角,又作没事人的样,挥了挥手跳上了船。


过去在石碣村,姑娘们采菱比小伙子们勤快,采时还唱歌,我们晒网时就学了许多曲与她们对唱,而今上了梁山,湖水静了许多,倒有些不适应了。


小七独自驾了一条小船,采了满满两筐,朝着我们摆摆手,说,我先去送与朱贵兄弟啦!


我无奈示意他去吧。小五看着小七上岸的背影,唱起菱歌来:


春尽水如天,莲动疑船连,小妹晴巧笑,问君菱几钱——


湖泊广大,他的歌声落在粼粼波光的水面上,把过去的岁月都带了回来。


远远听见小七一声回应,却听不清说了什么。


小五笑起来,我甩了甩手上的水珠,说,你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他撩起一捧水泼向我,是吗?是吗!哈哈哈哈哈哈……


一声雷响,惊得他猛地回头。


半个时辰前还是毒日头,调笑之间没有在意天上聚起的乌云。


我俩还愣着,又是一声雷,天上撕开个口子,噼里啪啦往下倒雨点。


学习菱角的种植方法 


我替他简单弄了弄,披上衣服往船棚外看,才发现雨已停了,日头半藏着云后,船头还有只青蛙望着远方。


我起身撑杆,却望见梁山泊的方向有着一道彩虹,忙喊小五出来看。


小五也穿好了衣服,还把木芙簪得端端正正的。他的脸红扑扑的,眼神还有些迷茫,却是人面比花娇。


我说,你和这上方彩虹一样好看。


他却不看彩虹,笑着看我,道,真是沾了文人气了,拈来这些酸溜溜的词促狭我。


我也笑,撑起船,高声唱起了那支菱歌。



小七第二日到午时才回来,一身长衣明显是那南山掌柜的,他絮絮叨叨地和我说着朱贵哥哥做的菱角排骨汤有多鲜,朱贵哥哥又替他找了换洗衣物,留他住了一晚。


讲着讲着,他突然问:“二哥,昨日大雨,你与五哥没事吧?”


小五还喝着茶,听到小七这句,差点呛了茶水,红着脸偷偷看我。


“没事,没事,我们那条不是有个棚嘛。”我冲着小七笑笑,在桌下握紧了小五的手。


end



【武柴】521让52当1


昨天的521,早上看又被夹了,是武二和柴大官人


这次图片放在文档里镜像了,不知道会不会再被夹……

https://m.weibo.cn/7402629350/4773463913138956 

【鲁all】鲁大师和他的四位佳丽

【秀雄】水

现代背景,一个狗男大学生和中年失意男人的无逻辑do故事。

露天4s店指路:

伐要点赞未带tag文章,谢谢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