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de

大号被封了,水浒相关请找微博ID:鹤擒问之
音乐剧和水洗船,其他的也看。

【武施】洗头记

二龙山日常的小故事,新水人设,ooc全归于我。脑洞来自追剧的时候,我家人突然一句:好想给武松抹点护发素。

————————————————————

武松小时候很爱干净的。

 那个时候家里穷,他大哥每天起早贪黑地卖炊饼,一天攒不下几个钱,可就是这样,武大郎也总能挤出几吊钱买柴火,好让小武松能按时洗个头洗个澡。

 后来也不知道是二郎懂事了还是被一起学武的小子们笑话了,不再闹着要大哥给他烧水洗澡,人也渐渐糙了起来。 

在武松的印象里,上一次仔仔细细地清洗应该是在菜园子夫妇那里穿上头陀行头之前,身上的血腥味顺水流去,干净的粗布衫和头发一个味道。

在去二龙山的路上,他坐在树下打盹儿,自己发间的皂荚花香在脸颊边绕啊绕,他梦见了清河县家中的小院子,早已模糊了面孔的娘亲,梦见了院里洗着衣服回头对他笑的大哥。

 二龙山也不是洗着不方便,澡他还是洗的,只是每次洗完了头发还得去晒干,而过不了几日又会惹了脏,麻烦。他时常羡慕他智深哥哥没头发,好几次被鲁智深撺掇得要剃光头,幸好每次都被施恩连声喝止。 

施恩没法想象武二哥也变成光头会是什么样子,二龙山从前是和尚庙,如今可不是,不缺这颗“夜明珠”。

 那天施恩和孙二娘在后院里晒咸肉,无意提到了这个,二娘哈哈道:“我们家掌柜的以前也不爱干净,跑江湖的,哪个不是糙惯了!” 

“那如何现在爱干净了?”施恩问。 

二娘抿嘴不语,舞了舞自己的拳头。

 “不行不行,我怎能与武二哥哥动手!我如何比得过二哥!”

 “哎呀小管营!我是我,你是你!”二娘点了点他的脑袋,“要不?你亲手去给你武二哥洗头,他保准儿听话!” 

施恩停住了挂肉的手,想了想,咧开了嘴跑了出去,边跑边回头喊:“多谢二娘!” 

“现在去哪啊?” 

“采皂荚!” 

得,这男人啊,就是没法专心干活!二娘叹了口气。  


傍晚炊烟袅袅,武松和鲁智深回来就往厨房钻,看着酿肉就要拿。

正要偷吃得逞,武松突然一句:“哎?施恩兄弟呢?” 

二娘这听了动静进了厨房,打了打他俩拿肉的手,说:“在后山树林里摘皂荚呢。”

 “后山皂荚树可不矮啊!屋里头没有皂荚了吗,如何施恩兄弟亲自去摘?”鲁智深眼睛还看着锅里,心里有什么便说了什么。

 武松不语,奔去后山。 

 后山树林与前院中隔着一片草地,天晴的落日余晖顷撒在草地上,白日里的暑气已经散去,余下凉爽微风和树木花草的芬香。 

施恩正攀上一棵皂荚树,抱着树干小心翼翼地扽着枝头的皂荚。武松走到树下,一只竹篮和一竿长杆随意地睡在地上,皂荚已经散落一地,有几个幸运的倒是不偏不倚地砸在篮中。 

“施恩兄弟!下来吧!”武松抬头冲他招手,施恩扭过头来笑着看他,汗珠映着夕阳的光,发髻的绢花边上落了几片叶子,在武松看来,像极了小时候皮得没头的自己。 

“跳下来!我接着你!”武松张开双臂又是一声喊,他自己都没发觉脸上洋溢的笑。 

施恩虽然武艺不精,跳个树还是不成问题的。他提了提衣袍,屏了口气,向树下人跳去。

 就像那几片幸运的皂荚,施恩也不偏不倚地被武松抱在怀里,头顶那一朵绢花却顺势滚落在一旁,武松懈了劲,抱着施恩躺在了草地上,右手在旁边摸索着,摸到了这朵花。

 施恩撑起身子,下意识紧张地看看身下人有没有被压到。抬头一刻,武松便将那朵花簪回了他的鬓边。 

施恩的脸有些发烫,一滴汗砸在了武松的衣襟上。他支支吾吾地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刚出口,施恩便觉得自己问了个十分多余的问题。

 “二娘说你来后面树林了,如何突然想到来这后山采皂荚?”

 施恩有些不好意思直接说“我想给你洗头”,似乎不太礼貌,于是他愣愣巴巴地编了个谎,听闻这新采的皂荚比晒干了的还要香、还要好……嗯……哥哥…要不晚上兄弟给你试试? 

晚上?试试?武松突然起身搂住施恩的腰,好,晚上试试。

 施恩反应过来,脸早已经如鬓边的鲜红花朵了。  


吃了晚饭,太阳才刚刚西沉,天色一片绯红,晚间的山风清凉怡人。张清今天和杨志换了晚上点兵巡逻的班,理由不太“英雄好汉”——他和二娘要研究下个月的菜谱,不过好在杨志今天有个好心情,约摸是天气好的原因,也乐呵呵地应了。

杨志抱着刀晃晃悠悠地走着,遇到了站岗的小兵还招手打了个招呼,整得这年轻人涨红了脸,越发站得笔笔直跟棵小白杨似的。 武松看了杨志这模样,在后面调笑道:“莫不是杨兄弟有了相好,怎么这般好兴致!”

施恩轻轻打了打他的肩:“莫要胡说,只怕杨志哥哥面皮薄,听不得这个。” 

“小管营面皮如何?”武松一把搂过施恩,“不是要说要……哎?” 

施恩像条小鱼似的从武松怀里挣脱,又一把拽住武松的袖子,拉着武松往后头厢房里去也。

 武松平时日大大咧咧,此刻倒有些不知所措,看着施恩先是提着一桶烧滚了的水和一桶凉水到外院中,接着又将竹篮和一个铜盆搬出,将铜盆放在门前石墩上,竹篮置在地上,他抓起盆中的葫芦瓢朝着武松招手,唤武松过来。 

石墩有些矮,武松坐在一个小板凳上,头低在铜盆里,若是从背后看,像极了一只变乖了的野兽,盆中水尚温热,施恩又生怕烫了或凉了武松,用瓢舀了些水慢慢浇在他头上,口中不住地问,二哥,可烫?可凉?武松无奈,他早就不是考究的人,何况这水温正好,落在头上倒叫他忍不住自肺腑中叹出气。 

施恩从篮中取出两枚皂荚,捏断后沾了水放在手中搓出沫儿来,将手放在武松头上轻轻揉搓,施恩的手白净修长,指节分明,又因习武生了层薄茧,一双手穿过武松的发丝替他轻按着头皮,武松只觉得眉头也展了,身子也舒了,他闭上眼,水顺着眼睛流下鼻梁,鼻尖又是熟悉的皂荚香味,周身都是一种久别的安全感。

“哥哥,可是水进了眼睛?”施恩注意到武松闭上眼,侧了侧腰道,“先就着我的衣摆擦擦眼吧。”

武松心底的洁癖又随着这次洗头升了起来,他固执地不愿把施恩的衣袍弄湿弄皱,只拿手擦了擦自己的眼睛,示意没事。

如此换了两盆水,施恩方才用大手帕裹了武松的头发,武松再直起腰来睁眼,深蓝的天上已挂着轮月亮,落日余晖已经散尽。

擦干头发,武松便坐在院子里晾着头发,夏夜时节如不如白日里毒热,头发却也干爽得快。施恩取了把梳子替武松梳开头发,武松忽的握住施恩的手道:“我听人家说,成亲了就这样梳发?”

施恩一愣,都是未娶过妻妾的,对这些婚嫁之事皆一知半解,他又仿佛记得是新娘子嫁人才梳头,不由得在武松背后噗嗤一笑。

“哎?如何笑了?”

“对,哥哥,说得对,成亲了方才这样。”施恩笑得越发灿烂。

施恩用自己的簪子与武松头上随意绾了个髻,没了度牒避难的行者,只有眼前这个笑着的武松。

两人回了屋,武松想起傍晚施恩头上那朵鲜红绢花在小桌上,一把拉着施恩滚到床上道:“戴红的与我梳头,现在可该洞房了?”

簪子落下,青丝缠上情欲,花香里良人赴良宵。

Q:一起来夸夸自己的好朋友吧!

她是一只会欢欢喜喜奔向我然后把我撞飞和我一起躺在草地上傻笑的小牛

“那杨志老师知道吴用要盗取生辰纲会给他支点招吗?就给他点智取经验。”

“……呃他需要的话。嗯啊哼哼……”

“没有杨志老师最近喝蒙汗药了,这是可以说的吗?”(军师摇扇子)

“喔!可以可以。”(杨志白眼)

“我觉得这个是我们比较想请教的问题,我们最近替天行道替得皮都皱了,所以我比较关心这个蒙汗药喝了有什么效果吗?皮是不是都展开了?”

“喔喔那倒不是因为这个,喝蒙汗酒是从内到外的。”

发个新水鲁林疯

鲁提辖的时候对金翠莲是朦朦胧胧,上了五台山才知道离别晚说之苦,遇到林猫猫是真的情义深种,不愿再错过自己的心 ​​。

【逐梦亚军2022情人节24h19:00】余温

【逐梦亚军2022情人节24h19:00】

上一棒:@瓶子笑笑 

下一棒:@不可方物 

戏班班主张弛×小蛇妖龙 ooc 都是我

祝大家情人节、元宵节快乐!

web

https://m.weibo.cn/5351529440/4736853657786505 

再搞下去这个号也要没了。。。

【逐梦亚军情人节24h联文】

逐梦亚军情人节24h联文:


【文】0:00子牛@子牛 《雷阵雨》


【文】1:00 lost stars(由本站代发,支持作者请移步豆瓣)《万般来世》


【文】1:26 文盲实录@文盲实录 《倒刺》


【手书】2:00阿白@红烧阿白 《脸红接收处》


【文】3:00歌.@歌. 《立方体的海》


【文】3:22 和编剧比命长@Sylvia 《凌晨三点出门准没好事》


【画】4:00路边的玖分钱@玖只有轴拽着的风筝 


【文】5:00 vrijheid@Vrijheid 《渴》


【文】6:00 糯米糍@糯米滋 《旧梦》


【文】7:00最爱小狗 @最爱小狗 《灼烧》


【文】8:00山雀@山雀 《春风沉醉的夜晚》


【文】9:00 搞汪小队@搞汪小队 《白日梦我》


【文】10:00祝梦@祝梦 《找个alpha谈恋爱》


【文】10:23茶烟俱净@茶烟俱净    ⃒⃘⃤ 《相信愿望的力量》


【文】11:00头比天大@头比天大 《i only think of you》


【文】11:20虾球甜炸了@虾球甜炸了  《烟吻》


【画】12:00七酥@七顆糖酥 


【文】13:00登西子@登西子 《By Firelight》


【画】14:00 cp脑作祟@CP脑作祟 《谁杀死了周一》


【文】15:00铅笔@铅笔钝了 《假蝴蝶会爱上玻璃花吗》


【文】16:00多巴桉圆寂了@多巴桉圆寂了 《看我》(彩蛋随机掉落)


【画】17:00 火瞳@火瞳 


【文】18:00瓶子笑笑@瓶子笑笑 《一家之主》


【文】19:00 hyde @hyde 《余温》


【文】20:00不可方物@不可方物 《延迟爱意》


【文】21:00 🌙@🌙 《春风知我意》


【文】22:00 一口一个大猕猴桃@是a不是u🌵 《小作精》


【文】23:00 程昱啊@程昱啊 《我也是资方要塞的人》


【手书】24:00 畎@畎 《敢爱敢做》






活动时间:2022.02.14


活动专用tag:#逐梦亚军2022情人节24h#


海报制作:@玖只有轴拽着的风筝 


插图绘画:@CP脑作祟 


策划:@最爱小狗 




祝大家:春节情人节元宵节 快乐!


敬请期待!



九江路,汉口路

鸽了@我应该找一个什么样的名字呢 好久的日常小短文

看起来现实向并发生在《声临阿加莎》时间段的小故事。

有赵哥的大学兄弟小叶同学出镜 ​​

————————————————————

上海的人民广场星子般散落着许多自民国甚至更早就建成的老剧院,人民大舞台就是其中一个。

 当人们提到戏剧与剧院,脑中大多闪现金碧辉煌坐落百里的大型建筑,而不是这样被各类小餐馆、便利店、酒店环绕着的老旧写字楼。

 但这是在上海,上海包容一切例外。 

《声临阿加莎》的最后一场演出已经落幕。亚洲大厦门口的地灯灯光照耀在海报上,“吴磊”“赵乾景”这两个名字紧紧挨在一起,落在暖黄色的灯光之中。 

九江路门口的观众逐渐散去,或去14号口赶地铁,或呼朋引伴钻入不起眼但别有洞天的居酒屋,只余下几个不知道是在等待朋友还是等待下班的演员。 

“天那么热还戴帽子啊?”赵乾景背上背包看了眼穿戴整齐的吴磊。他嘴上不饶人,但眼神却一直盯着吴磊看。 

他们这次和这座写字楼里的其他演出不同,亚洲大厦的其他楼层里多是驻场小剧场,对于那些演员来说奔赴舞台是家常便饭,正如他和吴磊的家常便饭是奔赴录音棚。两天难得的现场演出让他十分享受,享受舞台,也享受吴磊。 

他喜欢看吴磊一件件脱下自己的常服再一件件穿上属于他角色的演出服,那些带着英伦风格的西服很衬他,他们的情绪就随着一副装扮进入剧中。同样他也喜欢在演出结束的时候看吴磊一件件脱下戏服,从刚刚赢得满堂喝彩的“配音演员吴磊”成为嘟囔着一会吃什么的、属于他的“毛毛”。 

舞台上的插科打诨、剑拔弩张,到了台下只是软糯的一句: “赵哥,一会我们吃什么啊。”   


他俩站在亚洲大厦的停车库门口东张西望,用眼睛捕捉着美食的气息。其他人已经先走了,因为两位老板想“共进宵夜”,于是庆功宴推迟到了明天晚上,今天先好好休息一晚。 

他俩踱步走上楼梯,走过狭窄的花坛与地灯,走过花里胡哨的海报下,八月底的上海仍然裹着一点热风,却不再闷热,徐徐地吹在他俩的脸上。 

赵乾景拉住吴磊,往对面一指:对面有家粤菜。他俩站在高高的阶梯上看着对面,吴磊正抿着嘴思索要不要吃,突然赵乾景猛地往他腰上一搂,给吴磊吓了一跳。 

“你不是嫌热吗?”

 “嘿嘿。”赵乾景用一声既不符合他帅气形象的憨笑回复了莫名其妙但也忍不住浮现笑意的吴磊。 

“算了,别吃那种饭店了!”赵乾景一拍吴磊屁股,“我前天来的时候看见楼后面那条街有好多吃的,还有家平成屋呢!” 

“日料啊?”听不出吴磊话里是满意还是不满意。

 “走走走吧!”赵乾景自然而然地搂住吴磊的腰顺着花坛一路走下阶梯,对面的梧桐树叶沙沙作响。  


后面的路叫汉口路,社交平台上的网红路口——因为从这里抬头可以看见被高楼大厦环绕的东方明珠塔。但在另一批人眼里,这里更多的是戏剧与饮食—— 

吴磊目不转睛地看着对面一排餐馆大脑飞速运转思考是吃哪一家,而赵乾景则盯着路这边还在和粉丝合影签名的音乐剧演员。

 “他们下班还有这一环节啊?”赵乾景碰碰吴磊,凑在他耳边小声道。

 “你不是有个同学演音乐剧的吗?”吴磊慢慢悠悠地晃出这句话,“要不赵哥找机会跨界一下?徐汇林俊杰?”

 “我哪有这本事!”赵乾景的手从吴磊的腰一点点爬到他的肩膀,改成了“好兄弟”式的勾肩搭背,脸却凑得更近,“虽然我长得帅,但是我跟着你学配音就好。” 吴磊咬着下嘴唇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拉着他的手往路对面走:“那好啊!赵哥,请我吃饭吧!”   



某一瞬间的另一视角 


人民大舞台大门口挂着许多驻场演出的海报,最让大众恋恋不忘的当属《桑塔露琪亚》——一束黄玫瑰与一把手枪,而剧中对于这束黄玫瑰的解释是:“因为你,我对黄玫瑰过了敏。” 

有个姑娘第一次看这剧,看完泪流满面地坐在梧桐树回味返场拍的照片,眼睛累了,一抬头看到这把黄玫瑰又不禁想到剧情,开始无声呐喊,并情不自禁地举起了相机打算拍下海报,作为离开上海的最后留念。


 哎?怎么有人站在海报下面不走?


姑娘举起长焦相机看着对面俩男的心里骂骂咧咧。

 这是男观众?稀奇啊!哎等等……这男观众长得还挺帅的…woc?怎么就搂上了??

这就是上海音乐剧的氛围吗……随时随地嗑到了就是说…… 

姑娘按快门的手并没有停下。 

也许姑娘并不知道,如果对面俩男人一开口,她的脑海中就会浮现各种古今中外各种真人和纸片人,只是目前在她眼里,这只是两个长得挺帅的和剧中人物一样gay里gay气的普通男观众。 

可他俩与那束黄玫瑰也那么般配。   


赵乾景在接下来的一周疯狂用小号刷着一往吴乾超话,每天巡视有没有粉丝上传他俩在大门口搂搂抱抱的照片。

 “难道是不敢发在公共平台?”赵乾景放下手机,带着疑惑继续熟练地把手搭上了毛毛老师的腰。  


当晚

在距离亚洲大厦600米外的共舞台外 


赵乾景的大学好兄弟叶麒圣刚刚下班扫上了共享单车就狠狠打了个喷嚏。

 “啊,上海要降温了。”叶麒圣摸了摸鼻子,手机页面停留在微信一个叫“乾景”的聊天页面上。 

“兄弟演出顺利!🌹” 

“兄弟,我和毛毛吃饭去啦!”

要不要看看可爱可爱的鱼和尾于和伟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