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de

大号被封了,水浒相关请找微博ID:鹤擒问之
音乐剧和水洗船,其他的也看。

【二五】隔岸菱歌渺

阮小二×阮小五,二哥第一视角,有car



这几日小七嚷着要摘菱角,我这才惊觉已经是菱角长成的时候。


梁山水泊八百里福地,北面起直到湖泊中心常在八月里长满菱角。

起初公明哥哥总吩咐我们水军的弟兄们想办法把菱根尽除了,免得影响船只出入,为头不乐意的便是铁牛兄弟和张顺兄弟,连平时话语不多的石秀兄弟也问能不能留些种着,后来我才知道石秀兄弟是江南金陵人,小时候也常摘菱角吃,这是想家了。


公明哥哥笑笑,说,罢罢罢,便留一路给弟兄们消暑解馋。


早晨刚练完兵,太阳正热起来,小七一人提着三个竹篮筐一路喊着“哥哥哥哥”地向我们奔来,刚站定了喘口气,小五在他脑门上弹了一个“栗子”,调笑着问,是不是那南山掌柜的想吃啊?


小七气愤地摸着脑门,哥哥们不愿意陪小七,小七一个人去便是!


我急忙扯住他笑道,五哥逗你呢,怎么都长大了还喜欢和五哥闹脾气。


“那就走吧!磨蹭什么!校场自有其他兄弟们练着!”


嘿,敢情是哭着脸诓我俩的,可真是和朱贵兄弟学了些心眼了。


日头晒起来,小五选了条有顶的乌篷船下水。我顺手折了朵岸边的开得正好的木芙蓉与他簪上,他一打我的手,说:

“二哥这手打渔提刀利索,却总要摸两下我的鬓边花。”


“嫌我簪得不好看呀。”


我握上他的手放在我身前,可他又是一巴掌过来:“二哥何时流里流气了,也不怕小七见了笑话。”


小七的心思哪在我们俩身上。


摸了摸被他打得有些痛的胳膊,偷偷看他,他勾了勾嘴角,又作没事人的样,挥了挥手跳上了船。


过去在石碣村,姑娘们采菱比小伙子们勤快,采时还唱歌,我们晒网时就学了许多曲与她们对唱,而今上了梁山,湖水静了许多,倒有些不适应了。


小七独自驾了一条小船,采了满满两筐,朝着我们摆摆手,说,我先去送与朱贵兄弟啦!


我无奈示意他去吧。小五看着小七上岸的背影,唱起菱歌来:


春尽水如天,莲动疑船连,小妹晴巧笑,问君菱几钱——


湖泊广大,他的歌声落在粼粼波光的水面上,把过去的岁月都带了回来。


远远听见小七一声回应,却听不清说了什么。


小五笑起来,我甩了甩手上的水珠,说,你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他撩起一捧水泼向我,是吗?是吗!哈哈哈哈哈哈……


一声雷响,惊得他猛地回头。


半个时辰前还是毒日头,调笑之间没有在意天上聚起的乌云。


我俩还愣着,又是一声雷,天上撕开个口子,噼里啪啦往下倒雨点。


学习菱角的种植方法 


我替他简单弄了弄,披上衣服往船棚外看,才发现雨已停了,日头半藏着云后,船头还有只青蛙望着远方。


我起身撑杆,却望见梁山泊的方向有着一道彩虹,忙喊小五出来看。


小五也穿好了衣服,还把木芙簪得端端正正的。他的脸红扑扑的,眼神还有些迷茫,却是人面比花娇。


我说,你和这上方彩虹一样好看。


他却不看彩虹,笑着看我,道,真是沾了文人气了,拈来这些酸溜溜的词促狭我。


我也笑,撑起船,高声唱起了那支菱歌。



小七第二日到午时才回来,一身长衣明显是那南山掌柜的,他絮絮叨叨地和我说着朱贵哥哥做的菱角排骨汤有多鲜,朱贵哥哥又替他找了换洗衣物,留他住了一晚。


讲着讲着,他突然问:“二哥,昨日大雨,你与五哥没事吧?”


小五还喝着茶,听到小七这句,差点呛了茶水,红着脸偷偷看我。


“没事,没事,我们那条不是有个棚嘛。”我冲着小七笑笑,在桌下握紧了小五的手。


end



评论(3)

热度(21)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